食安法给剧毒农药使用加了一道紧箍咒 ,尚存12种高毒农药将分步淘汰

发布时间:

2015-07-27

来源:

作者:


  今年4月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新食品安全法以160票赞成通过,其亮点之一就是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的农药,并为剧毒、高毒农药的使用加了一道“紧箍咒”:不得用于蔬菜、瓜果、茶叶和中草药材。据称,这是食品安全法实施6年以来,首次明确提出在蔬菜、瓜果等的生产中禁止使用剧毒农药。

  

 

  河南食品网讯 今年4月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新食品安全法以160票赞成通过,其亮点之一就是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的农药,并为剧毒、高毒农药的使用加了一道“紧箍咒”:不得用于蔬菜、瓜果、茶叶和中草药材。据称,这是食品安全法实施6年以来,首次明确提出在蔬菜、瓜果等的生产中禁止使用剧毒农药。

  此前,有部分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明确全面淘汰剧毒、高毒农药,但农业部称在世界范围内,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没有全面禁止高毒农药;我国已禁用33种高毒农药,但全面淘汰剧毒、高毒农药尚不可行,将分步淘汰和禁用尚存12种高毒农药。

  农药每年挽救30%农作物损失

  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农业的丰欠关系到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的稳定。我国生物灾害频发,在众多的有害生物中,常年造成农作物灾害的病、虫、草害达100种以上。这些有害生物中,一些暴发性的病虫害如不及时防治,将造成重大损失,并且作物的品质受到严重的影响。

  农药管理专家认为,我国有害生物年均发生面积,由于气候、物种单一等因素有逐年加重趋势。只有通过及时防治才能减少或减轻发生的危害,挽回粮食、水果和蔬菜的产量损失。

 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博士生导师曹坳程介绍说,使用农药,每年可挽救至少30%的农作物损失。他提出,就目前植物保护科学发展的水平,化学防治仍然是最方便、最稳定、最有效、最可靠、最廉价的防治手段,尤其是当遇到突发性、侵入型生物灾害发生时,尚无任何防治方法能够代替化学农药

  尚存高毒农药全部为杀虫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我国是世界农药生产和使用第一大国,单位耕种面积化学农药用量是世界平均用量的2.5倍以上。其中,目前高毒农药使用量占我国农药使用总量的比重不到3%,低毒、微毒农药产品比例提高到75%以上。

  农业部农药检定所研究员魏启文介绍说,高毒农药一直是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安全潜在的危害因子,是农药监管重中之重。“通过开展高毒农药专项整治、推行高毒农药定点经营等组合监管措施,为我国农药禁用政策的实施提供了保障,淘汰了甲胺磷等一批高剧毒农药,有效扭转了高毒农药多、品种结构差的局面。”魏启文说。

  据农业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近年来,我国已禁用了33种高毒高风险农药,目前尚存的12种高毒农药,全部为杀虫剂,主要用于防治地下害虫、线虫、仓储害虫等。

  高毒农药将分批淘汰削减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关于剧毒、高毒农药的使用,是审议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时的典型争议问题,正反双方展开大比拼。

  正方认为,剧毒高毒农药对于我国的粮食安全的确是不可或缺的,“有些粮食问题,没有它们就解决不了”。全国人大代表张文成认为,逐步取消淘汰剧毒高毒农药,这件事从实践上看应该慎重。反方则强调,如果禁用,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影响不会太大。

  农业部则提出,当前全面淘汰剧毒、高毒农药尚不可行。一些病虫主要依赖高毒农药防治,新农药开发周期长,全面禁用高毒农药将会影响农业安全生产;高毒农药并不必然带来高风险,只要严格按照要求使用;有效应对爆发性病虫害,需要高毒农药用于应急处置。

  业内专家建议,应加快剧毒、高毒农药的替代工作,有步骤、有计划地逐步取代相关品种;强化农药流通、使用等环节监管,确保剧毒、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、瓜果、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农作物。